?
                     
                    作者:蔡基剛 來源: 中國科學報 發布時間:2019/7/17 11:07:37
                    選擇字號:
                    中國人學習英語的目的是什么

                     

                    蔡基剛

                    再過幾天時間,“2019TESOL中國大會”將在杭州舉行。TESOL是“Teaching English to Speakers of Other Languages”的縮寫,即 “英語為其他語言的英語教學”。成立53年來,TESOL已發展成一個全球性英語教學協會。這個即將舉辦的千人大會必須回答一個被社會不斷拷問的問題:中國人學習英語是為什么?

                    “英語為其他語言的英語教學”可分為兩類:英語為外語教學和英語為二語教學。兩者區別是,前者僅把英語作為本體學習和研究,并沒有語言應用目標(唯一應用是應試),是通用英語教學性質;后者則是學習者可在社會使用的語言,是專門用途英語性質。

                    70年來,英語在中國始終被當作外語在教,其標志體現在三個方面。

                    第一,教學定位。無論是中小學還是高校,都把幫助學生打下扎實語言基礎作為教學主要目標:通過課程考試和等級考試,獲得學位所規定的外語學分。利用等級考試等,引導學生逐級攀升,最后達到或接近英語本族人水平。

                    第二,教學內容。各學段課程內容和教學設計是封閉式的,即以能力等級量表中對應的聽說讀寫譯等語言要求來設計,并以此制定評估標準和考核要求,而并非以滿足社會和學生對英語能力需求為驅動。因此,教學內容以語法詞匯學習和單純聽說讀寫技能訓練為主,課堂內外組織口語演講或寫作比賽也是以語言技能為主要目的和評判標準。

                    第三,教學應用。語言使用除應對課程考試或升學考試外,中國的外語教學對世界最大的貢獻就是通識英語,即發現英語可以開展人文教育或樹人教育,通過多樣的文化主題和文學作品,拓寬學生國際視野,促進其心智發展,提高跨文化交際能力。

                    據統計,中國約有三億多人在學英語,僅在大、中、小學學習英語的人數就達一億以上。全國人大代表李光宇曾統計,一個孩子10年里,有將近五分之一(18.13%)的時間花在學習英語上,學生一年的英語必修課要消耗掉1637.8億元,中國人每年學英語消耗掉的錢至少能投資0.8個三峽、發射204個神舟航天飛船。而這一數據僅涵蓋小學三年級到高三,如果再加上大學和越來越多小孩從小學一年級就開始學習英語,那么至少要學14年。

                    倘若學習英語僅僅是為了達到以上三個目標,那么筆者認為,李光宇提出的取消高考英語科目、把中小學英語必修課改為選修課,完全合情合理。

                    不過,英語教育界人士回應學習英語的目的時并不提以上三個目標,而是稱為了有效開展專業學習和工作。但是一個人英語基礎再扎實,也是無法勝任專業學習和工作的,就如中文系學生漢語再好也無法勝任外交、醫學、工程等領域的學習和工作。他們不僅需要專業知識,還必須懂得這些專業內容是如何通過英語建構和傳播的。不結合特定領域開展英語教學,基礎扎實的英語也毫無意義。

                    筆者以為,“厚基礎、寬口徑”是英語界最無知的說法。

                    正因為如此,改革開放40年來,我國學生的英語水平有了大幅度提高,但費時低效始終困擾著中國外語教學。這不是學生個人的失敗,也不是英語教師的失敗,而是我國外語教育教學定位的失敗。

                    今天,中國的英語不再是典型的外語,在許多地方顯示出強烈的二語特征。當許多大學生都在選修全英語專業課程,閱讀專業的原版文獻;當在“雙一流”建設下,教師和學生都鼓勵到國際專業期刊上發表論文;當企業對外投資、政府各部門對外交流日益發展時,我們還能說自己教的英語是外語,還能心安理得地堅持以應試和等級達標為驅動的通用英語或通識英語教學嗎?

                    時代變了,中國人學習英語的目的變了,英語教學必須有顛覆性的范式變化。因此,高校不能再開展同質化通用英語教學,而應轉向專門用途英語教學,幫助學生用英語開展專業學習、科研和涉外工作;大學生不需要聽說讀寫樣樣精,而只需學習和專攻他們專業學習、科研和工作所需要的某種或某些語言技能;高校的英語教材不能再是大一統的,而應該因專業而異,以學生專業內容(專業相關科普性和語類典型性)為載體,使其學習并掌握特定領域的語言構建和交流的規律;評估學生學習成功與否不應是全國統一的等級考試,而應該是用什么考什么,就這么簡單。

                    最近,教育部高教司司長吳巖呼吁“中國的外語教學要來一場深刻的革命”。革命需要觀念的轉變,而轉變觀念需要突破利益障礙的勇氣。

                    英語不是用來打基礎學習的,不是用來對付能力等級考試的,不是用來開展人文素質教育的。它是工具,用來學習世界上最新的自然科學和人文社會知識,用來有效開展科技、經濟和科研國際交流,用來講好中國和世界故事的工具。這才是中國人學習英語的目的。

                    作者系復旦大學教授、上海高校大學英語教學指導委員會主任

                    《中國科學報》 (2019-07-17 第4版 觀點)
                     
                     打印  發E-mail給: 
                        
                     
                    相關新聞 相關論文
                    ?
                    圖片新聞
                    在“天之圣湖”科考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中國發現最早舌骨保存完好哺乳型動物化石
                    恐龍筑巢護蛋 走進“模擬火星基地”
                    >>更多
                     
                    一周新聞排行 一周新聞評論排行
                     
                    編輯部推薦博文
                     
                    幸运飞艇计划数据